????巫铁很严肃的打量着羲繇。

????毫无疑问,眼前的羲繇,不是羲繇。

????就算是娲,也不再是那个正常的娲。

????如今站在巫铁面前的娲,身上的气息,不再是那个雍容华贵、高高在上的伏羲神后,分明就是一尊扭曲、邪异的邪魔。

????也不知道是何等诡秘的力量,让娲变成了如此模样。

????更让巫铁震惊的是,娲身边笼罩的一层近乎凝成实质的神魂力场。

????远处,武国大军正在疯狂进攻雪原部族,战斗掀起了无数沙尘,随着夜风吹到了中军大营这边。沙尘从高空洒落,距离娲还有数寸远,就无声无息的化为一缕青烟。

????娲身边笼罩的这层神魂力场,按照巫铁的判断,不要说是普通沙尘,就算是一般品质的先天灵兵,怕是稍微碰触就会被化为乌有。

????这等力量,绝对不是娲自身应有的实力。

????“羲繇……你是何人?”巫铁直勾勾的盯着羲繇,询问他的来历。很显然,娲身上的异变,和这家伙分不开关系。

????他们从天武城的皇族秘狱中逃脱,跑到巫铁的中军大营中来,显然也是羲繇的手段,羲繇的主张。

????正在和梵鲲‘深情对望’的羲繇终于抽空扫了巫铁一眼,他轻声笑道:“我是何人?我就是羲繇啊……伏羲神国,有史以来天赋最佳的皇子,羲繇呵。”

????‘咯咯’笑了几声,羲繇又朝着远处还在不断吐血,被几个羲族长老搀扶着的羲不白:“羲不白,你等着……你勾结外人,私自囚禁伏羲神国皇子,此等行径,堪称谋逆。你等着,等我登上了神皇宝座,有你的好果子。”

????羲不白吞下一颗疗伤的宝丹,提起一口气,抬起头来,很认真的看了羲繇一眼。

????然后,他也不断的摇头:“你不是羲繇,你不是他……你顶着他的肉身,但是你不是他……邪魔外道,你究竟是什么来……”

????羲不白的话突然中断。

????他好似想起了什么,他和几个羲族长老的表情都是一般无二的,所有人的眼睛都是瞪得大大的,圆溜溜的,犹如见鬼一样盯着羲繇。

????他们想起来了,伏羲神国的秘档中,某些绝密的,只限于皇族高层能够翻阅的机密资料。

????“魂邪魔……你,你,你吞掉了羲繇的神魂,你……”羲不白咬着牙说道:“你敢孤身一人来此,你,你……伏羲神国所属听令,不惜代价,斩杀此獠!”

????羲不白和几个羲族长老身后,数百伏羲神国的神明境高手齐齐应诺一声。

????“杀我?”羲繇微微一笑,向着娲看了一眼。

????站在半空中的娲即刻落地,扭动着纤细的腰身,一步一步的向羲不白等人走了过去。一边走,她一边曼声说道:“谁敢动手?羲不白,你可真有胆……敢下令斩杀本宫皇儿,你莫非,想要谋朝篡位么?”

????羲不白哑火了。

????几个羲族长老作声不得。

????一众伏羲神国的高手看着娲,一时间没有一个人敢动。

????娲是伏羲神国当今神皇的神后,更是伏羲神国最重要的盟友娲的族女,她是维持伏羲神国和娲族之间盟友关系的纽带,若是对她出手……谁也无法预料后果。

????哪怕所有人都看出来了,娲此刻的情况有点不对劲。

????但是谁敢动她一根头发?

????抛开娲在伏羲神国的身份不提……娲族的那群老太婆最是护短,而且女人最擅长不讲道理,尤其是一群护短且年纪极大的老女人,更是不讲理的祖宗。

????谁敢动娲一根头发?

????羲不白都不敢。

????“杀我?”羲繇讥诮的冷笑了一声:“想要杀我,就从我母后的尸体上跨过去吧……母后,你只管盯着这群蠢货,他们谁敢动手,你立刻自尽当场。”

????“我倒是想要看看,他们谁敢承担这个‘逼死伏羲神国当代神后’的罪名!”

????羲繇笑得格外灿烂。

????娲微微一笑,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柄短剑,很端正的将短剑杵在了自己的心口上。她也不说话,只是目不转睛的盯着羲不白等人,显然只要他们敢动,她就真敢自杀。

????羲不白等人,全都不敢动,一个个乖乖的站在原地,甚至呼吸都变得轻柔了许多。

????羲繇又笑了几声,他向巫铁看了一眼,摇了摇头:“本来,是来找你的麻烦的……想要逼你将武王的宝座,让给白鹇、朱,顺便逼你将你妹妹娲小兮,嫁给我呢。”

????叹了一口气,羲繇悠然道:“不过现在,这些事情,都不重要了。你,且等着。”

????羲繇就好像赶蚊子一样,朝着巫铁漫不经心的挥了挥手:“你,且等着,等我将这死秃子体内的舍利子炼出来,咱们的账,慢慢算。”

????重重的呼出一口气,羲繇眯着眼看向了梵鲲。

????“你,来自何方,可有师承?嗯,我的意思是,你来的地方,像你这样的佛修,还很多么?”羲繇笑得格外灿烂:“实在是,极大的惊喜,真想不到,能碰到你这样的好宝贝。”

????梵鲲的脸色很难看。

????他这样一条魁梧的虬髯大汉,虽然皮肤白皙得有点过分,那也是他的族群天赋带来的加成。这样一条雄壮汉子,被羲繇怪声怪气的称之为‘好宝贝’,梵鲲的心情之复杂,就不用说了。

????沉沉的哼了一声,梵鲲瓮声瓮气的说道:“吾来自极东神州,乃燧朝护国三神宗之大红莲寺,三佛陀之怒面佛座下弟子,‘大力王菩萨’梵鲲是也。”

????羲繇眉头一挑,眸子骤然一亮:“哦,极东神州的燧朝啊?我知道,我知道……那是被标注为红色警戒地带的危险区域,我的前任,那些废物,都极少有人敢降临那边的。”

????微微一笑,羲繇悠然道:“他们不敢降临,只是在你们燧朝内部,培养代理人……只可惜,这种手段,对你们的杀伤,并不强。”

????羲繇笑呵呵的说道:“不过,以后就不同了……这些天,我忙着提升实力,还真没认真的翻阅关于燧朝的资料。若是早知道,在燧朝有佛宗传承,我早就亲自对你们下手了。”

????“不过,也不晚,真好,真的好。”羲繇兴致勃勃的说道:“来,说说看,你们大红莲寺,有多少弟子?三佛陀?你们只有三尊佛陀级的强者么?真是可惜,太可惜了。嗯,除了三佛陀,你们有多少菩萨,多少罗汉,多少金刚力士,多少比丘道人?”

????梵鲲看着羲繇那兴致勃勃的面庞,莫名的从心中生出了一丝寒意。

????他看着羲繇,沉声问道:“你,意欲何为?”

????羲繇笑容无比灿烂的说道:“当然是,用尽手段,覆灭你大红莲寺,把你们都提炼成舍利子啊……嘻嘻,佛宗弟子的舍利子,对我来说,可比什么神魂结晶还要好太多太多了。”

????羲繇兴奋得身体都在微微的颤抖:“甚至,你们佛修弟子的血肉,如果有足够品质、足够多的血肉,提炼出的佛陀真血,可以让我拥有……真正的……属于我自己的……独特血脉的……肉身。”

????梵鲲的脸色再次巨变,这一次,他不再和羲繇呱噪,而是一步迈出,一拳轰向了羲繇。

安卓手机如何进入365bet????一拳轰出,梵鲲的右拳上燃起了淡淡的金色火焰,在他的拳头上,一个万字佛印若隐若现,虚空中有梵唱声犹如龙吟不断响起,大片瑰丽的琉璃佛光从空中落下,巫铁占地广阔的中军大营顿时变得神圣庄严,纤尘不染,虚空中的所有灰尘、杂质,顷刻间都消失不见。

????好一座庄严华丽的琉璃净土。

????梵鲲的这一拳,居然直接改变了这一方小小天地的天地环境。

????巫铁身后的众多下属脸色齐变,他们何曾见过这等神通法力?

????羲繇只是笑着,他身后的黑气越发浓郁,急速的朝着四面八方扩散开。一顶小小的骷髅冠扣在了羲繇的头顶,造型狰狞的骷髅冠发出尖锐的鬼啸声,顿时天昏地暗,一股可怕的邪力向着在场的所有人侵蚀了过去。

????巫铁轻喝了一声,他头顶一股浩浩荡荡的浩然正气冲天而起,他身体四周的空气中,隐隐可见无数条扭曲的透明身影一闪而逝,被巫铁爆发的浩然正气冲得支离破碎。

????浩然正气,天地间最为纯阳、最为刚猛、最为直率纯正的力量,最刚正、最正直,正是一切负面邪力的克星。

????羲繇的这顶骷髅冠,正正好好被巫铁的浩然正气克制,饶是他是魂神族的至尊神器,也没能伤损到巫铁丝毫。不仅如此,巫铁的浩然正气化为一座巨大的伞盖倒垂而下,将他身后的一众下属也都庇护得结结实实。

????巫铁身后的一众神明境下属只觉眼前微微一花,神魂略微有点摇曳,随着巫铁的浩然正气落下,一切异状都彻底消失。

????羲不白和一众羲族长老可就没有这么好的待遇。

????巫铁顾不上他们,羲不白等人直面了骷髅冠放出的神魂冲击。数百羲族高手同时闷哼一声,鼻孔里不断有血水渗出,他们一个个身体摇摇晃晃,当即有一大半人摔倒在地。

????倒地之人浑身绵软,面容微微发白,精气神都受到了极大损伤。

????羲繇笑着。

????骷髅冠的主要攻击,全部冲着梵鲲轰了过去。

????梵鲲身边的清净琉璃世界发出细微的碎裂声,肉眼可见一条条极细的黑色裂痕不断冒出来,不断的向四周扩散。

????梵鲲发出一声低沉的吼声,重拳坚定的朝着羲繇不断逼近。

????羲繇左手挥动,一柄奇形长柄镰刀无声无息的从他袖子里飞出,阴狠无比的朝着梵鲲下身一刀斩下。

????梵鲲身躯泛出淡淡金光,不闪不避的用身体硬扛了这一刀。

????梵鲲的重拳命中羲繇的身体,羲繇闷哼一声,他体内一道道黑色身影不断浮现,他的身体不断向后退去,黑色的身影一条接一条的不断消散、湮灭,但是羲繇的面色如常,显然他并没有受到真正的伤害。

????反而是一拳声势如此惊人的梵鲲,他原本白皙的面皮骤然变得惨白一片。

????他的小腹上,一条漆黑的刀痕清晰可见。

????梵鲲的身躯坚固非常,刀痕入体不过半寸,对于梵鲲而言,这点伤,其实根本算不上什么太大的伤害。但是这刀痕显然带给了梵鲲极大的痛苦,他浑身哆嗦着不断后退,浑身毛孔不断渗出一颗颗黄豆大小的冷汗。

????巫铁低沉的说道:“神魂伤害?”

????羲繇回过头来,朝着巫铁笑了笑:“没错,神魂伤害……元灵被斩一刀的滋味,你们想试试么?”

????巫铁没吭声,只是异常忌惮的看了一眼羲繇手中握着的长柄镰刀。

????梵鲲的身体晃了晃,然后他向后连退了十几步。

????远远的,一个极其动听,极其清朗悦耳的声音传了过来:“梵鲲,你这条大鱼,平日里仗着皮粗肉厚肆意胡为,今日可是碰到了对头?”

????那声音轻轻笑着,笑声中,三名身穿洁白的长衫,头戴白玉高冠,手持洁白的鹅毛羽扇的俊秀青年一步一摇晃的,踏着四平八稳的四方步,不紧不慢的走了过来。

????说话的,正是三人之中站在正中的那青年。

????只是,他虽然是开口调笑梵鲲,但是三人的目光,其实都落在巫铁身上。

????那目光让巫铁很不舒服,感觉就好像一个积年的老-色-鬼,突然在荒郊野外见到了一个正在河间沐浴的绝世美人一样,目光发绿,直勾勾的透着无穷尽的贪婪。

????梵鲲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周身闪烁着金色的霞光,小腹上的刀痕里一丝丝黑气不断的飞出。

????他看了看那三个青年,咬着牙冷笑道:“吾出门没挑到好日子,出门踩狗-屎了!三个伪君子,你们所为何来?”

????骂了一句粗话,梵鲲又带着一丝幸灾乐祸的看向了巫铁:“武王,你完蛋了,呵呵,你被白莲宫的伪君子们盯上了……哈,你居然养成了浩然正气?哈,居然是真正的浩然正气,而不是他们白莲宫的那冒牌货色……你,嘿嘿,有天大的麻烦等着你!”

????巫铁眉头一挑,向那三个青年上下打量了起来。

1

欢迎大家访问:同文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twxiaoshuo.com/book/3011/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