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宇和雪舞,两人心照不宣的平复了几日之后,这才又坐到一起,开始聊更多的细节,也就是关于木锋前前后后的事情,包括他的宗门覆灭之事,后来的修炼,发展等事情。

  木锋原本就跟余宇以及雪舞相熟,彼此关系很融洽,所以他跟雪舞说了几乎所有能说的。当年他的宗门就是被邪修给灭了,前后被灭的宗门。

  那时候正值邪修猖狂,人间联军还没有组建的时候,当时大家也都不知道后来发生的这些事情,对仙界,幽帝等等,这些都还不够了解。

  无双剑宗当时是收到了来自上古道场余宇的玉简的,想让他们去上古道场,毕竟他们孤悬海外还是很危险的,但一个宗门的迁徙,不是那么容易的。

  还有就是,在邪修之前,还有过一次魔修进攻上古道场的事情,当时无双剑宗也受到了来自魔修的骚扰,那时候事情也闹的很大,人间上古道场的很多修士,跟魔修也打了一大场,后来分出胜负了,才将局面给稳定下来。

  那时候,无双剑宗也保住了自己的宗门,所以,当邪修来袭的时候,宗门内的很多长老们就错误的以为,这次的事情,也不会被当时的魔修更加厉害,而且他们的根基在海外,如果来到上古道场,说不定还要寄人篱下,他们就不想搬迁。

  没想到,邪修下手比魔修狠多了,而且也快速的多,实力上,也比魔修强大太多太多,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宗门的护山大阵就被人家给毁了。

  一个宗门的护山大阵,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打掉的。无双剑宗是个大宗门,一般来说,就是有一群神场境的修士,也不太可能将宗门的护山大阵给打垮。

  但他们的大阵确实毁掉的很快,根本就没有起到任何该起到的作用。作为宗门的高层,他们那些人是要负责任的,不过事情已到了那个地步,说什么都晚了。

  人,是没有办法全部逃走的了,所以就想尽一切办法,将一些年轻人给送出去。修士宗门出事,送年青人出去,并非全然是为了保住后辈,更多的还是从可能性上考虑。

  因为年轻人一般境界低,没人在意,逃脱的可能性大,如果是境界稍微高些的,就会引来一批人的追杀。

  这次无双剑宗也是一样,不过他们低估了对方的决心。这次护送木锋他们这些年轻人的人,几乎都死绝了,对方像是下定了决心要将他们全部杀掉一样。

  木锋也是仰仗自己的剑道水平,并且是在牺牲了几乎所有人的前提下,才保住了他的命。他能活下来,就是牺牲其他人为代价的。

  这个事情给木锋的刺激,是无法挽回的。当初为了保护他,跟他相熟的那些师兄弟们,一个个的跑去跟敌人同归于尽,眼看事情不可为了,他们都拼了。

  为的就是让木锋能活下来,给他们报仇。也算是最后的热血了!

  所以,木锋的心里,一直都有当年的阴影在。修炼大成之后,他出来就发现世界变了,他其实一直在一个不那么出门的禁地内修炼。

  这个世界上的禁地很多,劫妖谷,幻岭,错峰山等等,都只是其中的代表,还有不少的禁地,不是那么出名,但一样是禁地,只是对修士的威胁性不是那么大。

  他就在禁地内修炼。

  出来之后他就知道了吼山已经成立了联军,余宇成为了联军的首领,也就是盟主,这些,他都不吃惊,毕竟当年他经历过跟邪修的对战,他知道,邪修就是为了来毁掉人间的。

  这些他都不是那么在意了,因为他心里有更重要的事情,那就是找邪修报仇。他是寻找了一段时间,研究了一段时间之后,这才找上邪修的。

  但他找的那个邪修,据雪舞的分析,不是幽帝直系的了,应该是一个旁系,也就是不那么听从幽帝意思的一个分支。

  但木锋那里在意这些,上去就杀。他在那个邪修的分支旁边研究了一段时间,杀进去之后,靠着他自己剑修的强大杀伤力,简直是如入无人之境,那根本就不是一场争斗,而是一场一边倒的屠杀。

  再之后的事情,余宇就从各个地方传回来的消息知道了,而且他也知道了,那些消息基本上也都是属实的。

  木锋的心思完全在报仇上。这也给了对方可乘之机,因为他太急于报仇,所以对方就设计让他去了一个地方,也就是一座大山的深处。

  他以为那里是一个很多邪修汇聚的老巢,其实他去的时候,人已经走光了,等着他的就是一群跟当年追杀余宇类似的半仙之体。

  见到那些人,木锋就知道自己上当了。之后是拼死才冲出来,跟对方打的确实是异常激烈,当时木锋在第一时间并未逃走。

  他现在的境界,比当年余宇被围似乎还要好些,而且是纯粹的剑修,本就心高气傲。结果还是不敌。

  整个听下来,余宇觉得跟自己的判断,几乎是一样的,便问道“那么,下面,他打算怎么办?毕竟,对方这么强大,别说是单靠他自己,就是我们修士界历史上的三个传闻中的剑圣复活,也无法面对现在的困局。单靠他个人是不行的。”

  “我跟他着重讲了这个问题”雪舞现在清醒了很多,也冷静下来了“但我见他的样子,是不死心的。所以我也不敢多讲,怕他多心……”

  余宇点点头,“也对就像是当年我跟赤龙的过节一样,当年其实也有人劝我放弃,不过我是无法听进去的,那时候只想着报仇。”

安卓手机如何进入365bet  “是的,他跟你当年很像”雪舞道“不过好些的是,他现在毕竟在修士界呆了很长时间了的,他的经验比你当年多了,而且上次他被半仙之体围剿,险象环生,也给了他足够的教训,我跟他讲,报仇的事情,他可以慢慢来,不想来吼山,就不来,但我们都很关心他,不希望听见他出事……”

  雪舞一抬头,正好迎上了余宇的眼神,余宇此时正聚精会神的听雪舞说话,这一对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关切。

  两人错过眼神,雪舞低声说道“我跟他说,我们进入到修士界以来,朋友不多,他要爱惜自己,毕竟关心他的人,不完全是他自己……这世道又这么乱,大家都很担心!”

  :。:

欢迎大家访问:同文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twxiaoshuo.com/book/3014/4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