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赛拉居高临下浮在空中,全身充斥着耀眼的电光,视线仿佛能够穿透层层阻碍,直达地底深处。

  在运河入海口,见到傀儡巨人跃出水面,接着向中心城区逃去,博赛拉的确以为那就是哈涅斯的本体。

  不过性格谨慎的他,出于一种习惯,还是在原地留下了一个简易结界。

  结界功能不强,仅仅能够探查周围千米范围内的能量波动,而且因为自身携带的魔力并不庞大,如果不仔细探查,也很难发现结界的存在。

  这是与辰家族交好的魔法公会送上来的小玩意儿,也算是弥补了剑士的不足,因而博赛拉三人身上都带了不少功能迥异的魔法结界卷轴。

  当然,知道这件事情的人极少,毕竟很少有人会想到,剑术名门大族的子弟,身上竟然还会带着魔法师赠与的东西。

  因而知情者要么是辰家族内部成员,都是自己,自然不可能对外透露家族秘密,要么就是亲眼见过三剑士使用卷轴的对手,也基本都没有办法开口说话了。

  也就是恰恰这么一个极容易被人忽视的卷轴,却成了让哈涅斯功亏一篑的伏笔。

安卓手机如何进入365bet  追出数里后,博赛拉便隐隐察觉到不对劲了,哈涅斯只剩这么一个傀儡巨人,按照他之前的战斗风格,是断然不会像这样直愣愣的横冲直撞,沿途必然会设下一定陷阱或者埋伏,借此拖延自己的步伐。

  然而追了这么久,眼看马上就要进入攻击范围,博赛拉愈发谨慎,结果对方却始终没有任何反击的迹象。

  不过那时博赛拉依旧没想到哈涅斯调虎离山,真身竟然还敢留在入海口,只当做对方后面还有埋伏,因而才会如此肆无忌惮,也越发小心谨慎起来。

  不过很快,留在原地的结界突然触发了警报,让正欲尝试攻击的博赛拉瞬间一愣,很快联想到之前哈涅斯种种怪异举动,最后得出结论——

  自己被骗了!

  博赛拉毫不犹豫放弃了近在咫尺的猎物,即便那个巨人体内有明显的死灵气息,依旧迅速调转方向,沿原路折返。

  其实原本在这种距离下,哈涅斯若是全力逃窜,博赛拉也没有自信能够追上。

  可偏偏聪明反被聪明误,哈涅斯自认计划天衣无缝,距离博赛拉发现真相还有不少时间,便隐匿气息,以较慢却尽可能不留痕迹的速度撤退。

  就因为博赛拉提前洞察了入海口的异常,返回时直接沿着哈涅斯可能选择的路线,果然不久之后便发现了一些痕迹。

  收敛气息的哈涅斯,全然不知自己的一举一动,已经落入了博赛拉眼中,甚至在精神力收束的状态下,都没发觉周围已经设下了天罗地网。

  直到博赛拉出声,电网已然将最后一个缺口收紧,哈涅斯便如同瓮中之鳖,插翅难飞了。

  “等等——有话好说!咱们可以先坐下来——”

  一缕幽魂从地下钻出来,颜色几乎淡到快要看不见,却还没等说下一句话,就被从天而降一记剑气斩灭。

  博赛拉神情淡然,冷冷道:“谈判是需要建立在双方地位身份等价的基础上,现在……你没有这个资格。当然,如果你真有诚意,我倒是不介意放你一条生路,不过得你自己亲自上来谈。”

  刚刚那一道灵魂,只不过是哈涅斯一道分神。

  博赛拉一边说着话,一边加紧收缩电网,即便胜利近在咫尺,也没有丝毫放松警惕。

  “我呸!你当老朽是三岁小孩?上去恐怕就直接贝被打的神魂俱灭!”

  哈涅斯在地下咬牙切齿,能够活动的空间越来越少,可上去依旧是死路一条。

  怎么办?

  哈涅斯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绝望,在绞尽脑汁都没能想到任何脱身之法后,只能勉强镇定心神,在脑海中不断呼喊。

  原本哈涅斯已经不抱期望,只是凭借求生本能做最后的挣扎。

  然而没成想,已经断去联系许久的那根心弦,却突然之间像是联通了,哈涅斯甚至能够感受到那浩渺如海般的精神力,顺着那根心弦延伸到自己这边。

  哈涅斯绝望的心境瞬间狂喜,仿佛落水者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拼命呼喊道:“贝努克——贝努克!我快坚持不住了,赶紧来救……救——啊!”

  博赛拉用精神力牢牢锁定地下的亡魂,正在专心收缩电网,耳边却忽然炸裂一声惨叫。

  那种仿佛能够刺穿灵魂深处的悲鸣,发声者似乎正在经历烹魂煮魄的酷刑,令博赛拉心神都不免为之一颤。

  难道是精神攻击?

  博赛拉神情一恍,迅速提高警惕,然而还没等他有进一步行动,就感觉地下猛然爆发处一股能量洪流,以雪崩之势劈头盖脸的向自己砸来。

  “噗——”

  来不及收回精神力,博赛拉像是被剑贯穿大脑,意识瞬间分崩离析,猛然吐出一口血,整个人倒射而出。

  博赛拉在半空中勉强拉回意识,迅速调整姿态落地,之后再看向哈涅斯灵魂躲藏之地,瞳孔倏而瞪大。

  自己精心凝聚的电网,在这股能量洪流面前,竟如同纸糊一般刹那间支离破碎、

  就在博赛拉全神贯注,准备迎接紧随其后的进攻时。

  那股能量洪流,却如出现时那般,毫无征兆地消失无踪。

  就仿佛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情。

  不对——

  博赛拉瞳孔一缩,先前牢牢锁定的哈涅斯气息,竟然也跟着消失不见了!

  继续警惕了一阵,确定不是敌人的陷阱,博赛拉才从地上站起来,满脸怒容,甩手向身边斩出一剑。

  百米外的一座小山头,发出一道轰响,顷刻间便从视野中消失。

  “竟然被人从眼皮子底下救走……”

  博赛拉原本俊朗的面容,此刻却如杀神罗刹般狰狞无比,浑身剑意涌动,仿佛随时都会决堤的洪水猛兽。

  即便之前哈涅斯调虎离山,自己上当受骗,博赛拉也未有过任何愤怒情绪。

  然而这次,对方却在自己准备万全、自认无懈可击的情况下,轻而易举将哈涅斯救走,并且还顺带着发动了精神攻击。

  这就像是两军交锋,一方明明已经大获全胜,还刻意踩在俘虏脸上撒尿侮辱。

  这是赤裸裸、耀武扬威般的挑衅。

  博赛拉深吸一口气,缓缓闭上眼睛。

  再睁开时,脸上的狰狞表情已然消失不见。

  然而在那古井无波的眼眸深处,涌动着冰冷刺骨的杀意。

  “贝努克——!”

  ……

  “噗——咳咳!”

  躺在近百米深的谷底,埃弗看着崖壁与夜幕交界的一线天,脸上尽是自嘲的苦笑。

  索奥睿斯城区多为丘陵,自然是不会有深达百米的裂谷存在。

  只不过从今夜过后。

  索奥睿斯西部山区,就多了十几条裂谷。

  “那个臭女人……咳咳……”

  埃弗脸上尽是不甘之色,心中却莫名有些悲恸。

  原来自始至终,他都搞错了一件事。

  那个跟在迟小厉身边、名叫莉莉的不起眼女剑士,的确是辰家族不为外人所知的四女。

  一个区区九级剑士。

  却并非如自己所想那般,是被家族流放来到巴布大陆,也没有被三位出类拔萃的兄姐视为耻辱。

  事实恰恰相反。

  这位四女来到巴布大陆,或许有其他更深层的原因。

  但埃弗现在已经知道,至少那个剑气仿佛无穷无尽的暴力女,对于自己这位妹妹,可是打从心底爱护与疼惜。

  如果不是因为嘴贱调侃了两句,他也不会落得如此凄惨的下场。

  一想到当时的场景,埃弗明明已经身负重伤,却仍不免遍体生寒,下意识抽搐了几下。

  太可怕了。

  就如同诸位大人所描绘的那一日。

  “诸神的黄昏”。

  带着神秘力量的“怪物”从天而降,意图毁灭世界。

  诸位大人浴血奋战,不惜燃尽生机,最终才与怪物同归于尽,将其彻底消灭。

  然而也因为这一战,本该带领世界走向繁盛的诸位大人,不得不被迫休养生息,陷入永无止境的长眠。

  这件事,埃弗只从诸位大人口中听过一次,却能够想象到当时那场惊世骇俗的大战是何等凶险,诸位大人又该是何等风采绝然,雄姿英发。

  即便过去万年时光,第一次听闻这件从未被记入任何史册的大战,依旧让埃弗热血澎湃,不能自已。

  他甚至设想将来有一天,等诸位大人恢复当年风采,一定会想方设法追寻当年那个“怪物”的来历,如果自己能亲眼见到,并且与之一战,将会是何等令人骄傲。

  然而在今天。

  面对那个暴力女狂风暴雨般的剑气洗礼,埃弗服了。

  每一道剑气,都有千钧之重,如果换做任何寻常剑圣,单单只这一剑,便足矣耗光所有力量。

  可那个暴力女不只有一剑。

  一剑过后,紧随其后便是第二剑,第三剑……

  起初埃弗还存了几分火气,与对方来了个硬碰硬对撞。

  然而好景不长,随着莫妮卡的剑越来越快,也越来越重,丝毫没有停歇或者力竭的痕迹,埃弗的心情也由最初恼怒,逐渐变成震惊,继而成了绝望。

  从古至今,向来只有他们神使依靠力量碾压别人,何时曾受过今天这种耻辱?

  打,打不过。

  耗,耗不过。

  跑,也跑不过。

  战斗也从最初的势均力敌针锋相对,逐渐朝着一边倒的局势发展。

  到了最后,便只有自己单方面挨打的份儿。

  过程中,埃弗不止一次怀疑,辰家族掌握了某种秘术,或者干脆就给这些嫡子更换了身体,变得跟他们一样。

  但莫妮卡已经不止一次受伤,伤口流出的血液,与正常人一样都是腥红色的,脱离身体后便失去了蕴含的能量,根本没有任何异常。

  裂谷中倏而刮起一阵冷风。

  埃弗身体颤了一下,默默吟唱了一个封印魔法,迅速隐匿气息,将自己如同蚕蛹般层层包裹。

  一道人影出现在上方,在一线天中略微停驻了片刻,便跃向远方。

  躲过一劫,埃弗顿松一口气,却知道对方的搜查绝不会仅此而已,如果继续呆在这里,很有可能会受到无差别广范围袭击。

  胸口那道最重的伤势,便是源于上次躲过莫妮卡搜查,埃弗没有立刻转移,只是抱着侥幸的心理,认为既然检查过一遍,就会造成灯下黑的盲区,对方不会再在这里探索。

  然而结果……

  起先倒的确如他所想,莫妮卡并没有深入裂谷检查。

  可没过多久,大概是将附近都搜完却没能发现目标,莫妮卡竟然直接展开了地毯式攻击。

  而这些大开大阖的猛锐剑气,几乎没有任何死角,埃弗不得不从藏身之处现身,与对方硬换了一剑伤势,然后朝其他地方远遁。

  “上次那片被斩成稀碎的废墟,应该是不错的藏身之处……咳咳……”

  埃弗一边想着,一边小心翼翼探出头去,确认没有哪道身影躲在暗处观察,才迅速离开裂谷,朝之前来时的方向狂奔。

  这时候他倒有些羡慕哈涅斯,那个老骷髅能够以亡灵状态,穿越寻常的障碍物,就算在地底前行也不会有任何不便哪像他一样,不得不从危险的地表离开。

  当然,埃弗有一万种方法能够从地下前行,但无论哪一种,都要消耗魔力,万一因此而泄露任何气息,很有可能就会将那个暴力女引来。

  一想到自己来时信心满满,现在却是一副灰头土脸的败军之相,埃弗心情变愈发糟糕起来。

  能量体的自动回复仍在继续,却是极为缓慢。

  那把名为“断狱”的秘剑,却有诡异的附加属性,直到现在为止,仍在阻碍埃弗伤口的愈合,也间接妨碍到他的魔力与剑气恢复。

  “哈涅斯……那边估计也自顾不暇,别求救就不错了……看来只能依靠贝努克了。”

  埃弗迅速分析局势,犹豫片刻,就调转方向,朝中心城区进发。

  然而——

  数秒过后。

  埃弗猛然心生警觉,却为时已晚。

  漆黑的夜幕下,无数触手般的黑色剑气自地面涌出,很快将他前后左右所有逃生路线封锁,最终汇集到一起,变成一座黑色的“鸟笼”。

  埃弗的意识,也在这一时刻,变得凝涩起来……

  :。:

欢迎大家访问:同文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twxiaoshuo.com/book/3023/7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