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奇颇费了一番工夫才将这一次的收获运回去。一方面黄金巨龙大多是残疾,魔鬼能够控制它们,却不会补足它们肢体的法术,所以只能用搬运的原始方式。另一方面,通过冥河航运带货是一回事,运送活物则是更高层次的消费。而且越是稀有的物种,就越贵。

  就算加上这次的黄金收入,费奇也支付不起运送独特生物的价格。

  无奈之下,他只好从冥河航运那里购买发出材料,并委托它们布置半个传送法阵,然后在此基础上进行加工,制造出一个可以通往自己在地狱领地的空间通道,然后一只龙一只龙扔过去。等把所有龙和魔鬼都运回去,费奇已经累的快要脱力了。

  “将这些黄金都运输回去,”雅卡陪着费奇留在最后,她来代替费奇与冥河航运进行交涉。“如果少了一克,冥河航运的名声就完蛋了,懂吗!”

  以前雅卡不会在乎一两克的误差,但现在她在“费奇有限责任公司”中可以按比例分红,感觉就不一样了。即便明知道冥河航运以从不犯这种低级错误闻名,但她还是会忍不住说上两句。

  费奇将她叫到身边,压低声音说道:“等运回去之后,你尝试用鳞片金买点东西,元素宝石或者灵币都可以。懂了吗?”

  雅卡点点头。黄金龙是种独特的生物,它们的黄金鳞片难辨真伪,费奇就没法用法术分辨出来,也许冥河航运也是一样。如果分辨不出来,那么这些黄金就立刻有了脱手的好渠道。如果分辨出来,也可以知道这些有时效黄金的大概价值,同样不亏。

  将角魔留给冥河航运后,费奇将自己传送回地狱领地,然后尽快换回到深狱炼魔的身体当中,刚刚满负荷使用传送法术带来的疲惫立刻缓解,他直接舒服地瘫倒在水晶王座上。顶级魔鬼这经过千锤百炼的身体在承受力和战斗力方面都要好太多,达到了施法、肉搏、日常使用和战斗指挥四者的最优平衡,一直都让费奇非常满意。他费了好大力气才获得这么多魔鬼形态,除了劣魔之外,每一种都是非常值得的。

  可就在费奇享受深狱炼魔形态带来的放松时,阿老头不合时宜地冒了出来,紧皱着眉头对他说道:“你又在外作恶了,是不是?你身上的邪恶灵光更加浓烈,必须要警惕了!”

  “作恶?我的地狱灵光变强是因为吸收了一部分力量,与作恶没什么关系。”费奇抬起一只手,扳着手指对阿老头说道:“我指挥带领去击杀魔鬼,将被俘虏即将在邪恶仪式中献祭的巨人王子救了出来;我将他送了回去,完成他父亲的委托,拿到了应得的报酬;后来我被人伏击,在防卫中正当地将袭击者全部反杀。你说说,我哪一点是邪恶的?”

  “你以前不会解释自己的行为。”

  “糟老头子,你这话完全没有一个法师应有的基本思考逻辑。”费奇摇摇头,说道:“我知道你被困在魔鬼的身体里一直觉得不舒服,我不也一样难受吗?你别一露头就说‘你今天又邪恶了一点’,这不废话吗?我不增加邪恶灵光,难道在地狱里施放神圣气息?我还真能放的出来,可我的魔鬼手下怎么想,我再费力将它们都灭口?”

  “也不是不可以,但也可以不可以。”

  “啊!别绕来绕去了,我看你就是闲的!你分明是又进入了厌恶魔鬼的生理周期!”费奇握拳敲着王座的扶手,对阿老头说道:“你一直说你是善良的神只,但我就搞不懂了,你的信徒不知道你走丢了吗?你就没有和你关系好一些的神尝试寻找和拯救你吗?如果他们有办法将你带走,只要不损害我,我举双手双脚加一根尾巴赞成。”

  “我的信徒,一部分是图书馆里的研究者,他们无法从过去的记载中推断我现在的状况;另一部分是学习使用法术的法师,他们总要谋定才能后动。而且……”阿老头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一个灵魂体也能因为沮丧产生皱纹,这也是千古奇闻。“在我的世界,魔法神另有其人,所以那些法师失去了我,也不会影响他们施展法术,所以找不找我都是可能的。”

  “看吧,还是我得同情你。”费奇对阿老头说道:“你曾说过魔法女神和你有非常亲密的关系,她是不是嫌你老,不准备救你?”

  阿老头更沉默了,而费奇因此获得了短暂的清静。他从灵魂水晶中抽取一部分能量,用身后的邪恶灵光转化,缓解之前施法造成的疲劳。只用了十多分钟的时间他就驱散了疲惫,而这个过程若是用人类身体,需要十多个小时不受打扰的连续冥想才有可能完成。

  “行了,别伤心了,跟我去看看新奇东西吧!你肯定没见过能够生长出黄金的龙吧?”

  可以看得出来费奇之前的一番话彻底伤了阿老头的心,他一路上都带着萎靡的表情,还没等看到能够长出黄金的巨龙,他已经隐藏回深狱炼魔的灵魂之中,不想露面了。唉,一个神灵混到这个份上……怎么说呢?没人来救证明人缘不好,有人来救却至今都没找到说明信徒能力不行。就算没有信徒,难道连神性生物(天使之泪)都没有吗?归根到底还是阿老头这个法师神当的太憋屈了。

  费奇没工夫也没兴趣去安慰一个老头,他还要去查看哪些黄金龙。这一次出动的收获很大,领地的祈并者和低阶魔鬼们早就在要塞下面挖好了足够大的洞穴系统,分别对方黄金和龙。黄金龙的占地很大,目前只能挤在原计划的金库中,不过施工已经开始了,很快他们就会有起居室、食堂和繁衍间。

  契约对黄金龙进行约束,契约同时也告诉魔鬼需要为黄金龙准备一个不错的生活条件,但具体需要什么样的条件,费奇要和黄金龙们详细谈一谈。黄金龙和金龙的生活习性,包括它们的如何繁衍,这些知识向来是龙族的隐秘,但如今不得不泄露给魔鬼知道。

  伤疤龙毫无保留地将这些知识讲给费奇听,许多容易误解的地方还特别详细地进行阐述。如果不是由龙亲口诉说,费奇很难想到龙蛋与蜥蜴的蛋相去甚远,前者的核心是具有父母双龙特征的巨大能量,而后者的核心是蛋黄。

  因此龙蛋孵化需要的是符合巨龙元素特征的能量,而不仅是一定的热量和保护。费奇听得仔细、问得详细,并不为了黄金龙的利益,而是他手里的那颗金龙蛋。

  当他在溶洞中看到那些缺乏活力的年轻黄金龙,他就知道就算是龙,只要方法对,也是可以驯化的。与伤疤龙这种老龙相比,年轻的黄金龙的身体虽然也是残缺的,但伤口非常统一,只是用来飞行的翅膀、用来爬行的膝盖和用来攻击的爪和牙。它们其他部分的体表没有伤疤,这说明它们根本就没有进行过抗争。

  经过询问,伤疤龙这些比较年长的都是巨人一族通过战斗捕获的,年轻的那些的确从龙蛋阶段开始就被巨人有意识的驯化。黄金龙们一直都在反抗,直到符文巨人能够用训练和法术让巨龙们内讧,自己则置身之外。从那之后,伤疤龙它们只能表示服从。

  “那些该死的巨人。希望我的后代们能够将邪恶的巨人都清理干净。”

  这句话听听就好了。黄金龙现在仇恨符文巨人,以后也将会同样的仇恨魔鬼。“你们的龙蛋将不可避免地要在地狱的环境中成长、孵化。根据协议,连续三个雌性中就要有一个被释放到天堂山之类的地方。”费奇对伤疤龙说道:“我要保障我的利益,所以符文巨人的方法我还是会用。若你们想让被释放者是纯净的,就必须告诉我如何在龙蛋时期对它施加或者祛除影响。”

  “这……我担心你会用在其他龙类身上。”

  “这个方法我只会用在我拥有的龙蛋上。”费奇摊了摊手,说道:“你想为此要一份灵魂契约吗?我不认为有这个必要。你们愿意说就说,不愿说就祈祷地狱气息的龙能够在善良力量占绝对上风的地方幸福安康吧!要怪就只怪你们这个族群对物质和能量的吸收特性。它们太强了,这让外界干预的手段变得非常简单易行。”

  黄金龙们商量了一下,最终还是相信魔鬼的守序特性,在费奇保证不将这个技术用于非他所有的龙之后,将能量影响龙蛋的方法告诉了他。

  巨龙强大而稀少,它们虽然产卵,但却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爬行生物。它们的力量来自周围环境,每一条真龙都能直接吸收周围的游离元素来供养自己。它们的品种只代表了它们对不同环境各自不同的亲和性,比如蓝龙喜欢气元素雷霆,所以会更有可能选择和真理雷霆女神教会合作,成为圣三城堡的守护者。

  金龙喜欢火元素的烈焰,再加上一些对黄金那种“稳定、持久”特性的欣赏。而费奇的黄金龙属于金龙的亚种,但是缺少稳重,外界是什么样的环境,就努力适应什么样的环境——火元素和黄金则变成了优先,而不是绝对。相对于历史悠久的金龙来说,它们是一个非常崭新的亚种,身体特征、族群特征都还没有稳定下来。这也是符文巨人成功驯化它们的重要原因。

  听完了黄金龙的讲述,费奇也就大概明白该如何利用手中的金龙蛋了。只要有合适的能量并且没有破裂,那么龙蛋就不存在死亡一说。瓦伦伯爵感受到龙蛋中火热的力量,认为只要用火烤,这颗蛋就能够孵化。

  用木柴燃起的火焰根本提供不了这颗金龙蛋所需要的能量。费奇回到王座间,避开所有人,将金龙蛋拿了出来。根据黄金龙贡献的知识,费奇便可以对这颗龙蛋进行诊断。从各个方面来说,这都是一颗非常优质的龙蛋,里面孕育的金龙资质极佳、天生强大,将会比同龄的金龙更坚韧、更强壮也更聪明。这种龙蛋在孕育过程中所需要的环境更加苛刻,必须提供更高质和更多量的能量才行。普通的火,哪怕连续烧上几百年,也不够孵化的“启动”标准。

  用魔法生成火焰,可以随着施法者的控制将热量集中,勉强能够供养这颗龙蛋,可费奇不是炉灶,不能整天烤龙蛋。另一种足够且方便的火焰是地狱火,深狱炼魔几乎可以无限使用这种能量,并不费力。但是金龙不喜欢地狱环境,这样孵化出来的龙存在智力残缺的可能。

  费奇可以用神术符文中的雷霆力量来净化地狱气息,但这样一来地狱火又变成了魔法火,问题还和之前一样。他受不了整日放魔法,同样受不了整日使用神圣雷霆。事情似乎回到了原点,但还有一种火或许可以。

  灵魂之火。

  这里的灵魂之火并不是用来指代生物灵魂状态的那团火,而是引动灵币中的储备,激发出可以用来强化咒语的那种能量流。这是一种更广义的“火”,但是灵魂力量本身没有元素特性,它可以驱动各种类型的法术和能力,应该也能供养龙蛋。

安卓手机如何进入365bet  让灵币的能量自动进入符文法阵,这是夏妮灵刻机已经完成的尝试;用符文阵驱动并强化元素能量,这是魔贯光杀炮的技术路线;将能量引集中入龙蛋来孵化,这是龙族一贯的行为;用自己的意志来改变和驯化龙,这是符文巨人的研究成果;再将这些全都融合进血祭的仪式之中,用腐化的手段将所有改变都固化到金龙的灵魂中,这则是转心魔和深狱炼魔的本领了。费奇很快就设计了一整套方案,完全可以在金龙蛋上试验一下。就算失败了,只要能孵化出幼龙,还是可以继续尝试驯服的嘛!

  正好在地狱七层,他便开始试制孵化龙蛋的魔法装置,这个时候雅卡求见。之前费奇忙着和黄金龙交谈,雅卡就没敢去打扰。一听说领主空闲下来,她放下自己手头的事情,以最快的速度赶来了。

  “消息不好不坏。冥河航运可以检查出鳞片金来,方法非常简单,直接在冥河中洗一洗就能发现区别。”不过雅卡并没有表现出失落的表情,她继续说道:“不过冥河航运可以将鳞片金作为特殊商品收购,它的价值是真黄金的三分之一。我计算过了,鳞片金里面仍有很大的利润空间。”

  “利润空间永远是有的,卖给冥河航运从来都不是首选方案。这些鳞片金最好在改头换面之后,分散地卖给其他空间的人,或者用来交易灵币和元素宝石。尤其是灵币,现在非常便宜,而且市场上量很大,只要有钱就不愁买不到。”费奇对雅卡说道:“不过,知道利润空间,怎么也比不上知道如何鉴别鳞片金。你做的很好,雅卡。”

  :。:

欢迎大家访问:同文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twxiaoshuo.com/book/3032/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