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3路人

小说:医路坦途 作者:臧福生 我要报错
????有些手术的诀窍,就在一两句之间,这一两句的诀窍,就是医生通过多年的精炼,自己体悟出来的小手段。

????别看这些小手段不起眼,上不了教科书,但是对于一个年轻医生,特别是一个外科系统的年轻医生,真正可贵的却是这些小手段。

????教科室好买,而小手段……

????这也是为什么,外科系统中,上级医生能死死的把持住下级医生的最根本的原因。你把外科书背的滚瓜烂熟,没人带,给你台手术,照样懵逼。

????王桂祥看着张凡,眼神中没有了强烈的竞争感,只有**裸的渴望,炽热的渴望。

????“呵呵,先认真做手术!”

????张凡好似看到了以前的自己。但是,这台手术中的方式方法一两句话说不清楚。

????丁磊还在迷糊中,人和人的差距,其实就那么一点点,王桂祥已经看出了张凡手术的不平凡之处,而丁磊还在捉摸着张凡和王贵祥的发展关系……

????骨水泥固定、还复髋臼、缝合,王桂详带着强烈的祈求,配合的更加的热切,两人忽然好像是多年的搭档一样,配合的超级默契。

????王贵祥配合的好,张凡做的也更加的顺手,手术进展的速度也变的快了起来。

????电教室里面,众人没有观摩的心情,一个两个的略带失落。这和刚进电教室的哪种如同打了鸡血的兴奋劲找茬劲道真的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搞技术的人固执,而且还轻易不服输。虽然张凡用技术震撼了他们,但,让他们认输,很难!除非彻底碾压。

????也只有林聪他们几个就差半步进入技术巅峰的主任级医生才会真正体会到张凡手术的可贵之处。

????林聪听着张凡的话,看着张凡的操作,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身边的几个老搭档。

????他们的眼中都是相似的不可思议。

????“要不和他谈谈?”

????“谈谈?卢院哪里?”

????林聪想了想,说道:“我去说!”

????如同江湖黑话一样,他们用着只有他们几个能懂的语言做着沟通。

????林聪说完,就起身去了院长办公室。

????……

????手术结束。张凡在一众医生面前展现出来了另外一种更加完美的手术方式。

????懂的人觉得这个方式珍贵无比,不懂的人嗤之以鼻,“装什么逼,估计天天在小医院抓着病号过度医疗了,有什么,就是个手熟而已!卫生局难道是摆设吗?”

????对于张凡当初选择骨科后来设置执业骨科这件事情,卢老虽然嘴上不说,但是心里总是不怎么得劲。

????老头虽然没门户之见,但是自己的弟子越是在其他科室展现出天才的一面,老人越是难受。

????“你就不能多用点心在普外吗?那么多的器官还不够你研究?难道师父的笔记还不够你去钻研?兔崽子!”

????也不知道说了什么,但是林聪一脸喜庆的出了卢老的办公室。

????……

????林聪带着好消息和几个带组医生沟通后,就在电教室里,他通知了下去,下班后科室会餐,给张凡主任洗尘。

????这个时候,怎么都有点,请坐,请上座的感觉,其实,无可厚非的事情,谁会在乎一个无用之人呢?

????下了手术,张凡如同火车头一样,他的身后跟着欲言又止的王桂祥,而王桂祥身后跟着想说话,却不知道说什么的丁磊。

????师哥宴请张凡,这是情分。骨科宴请张凡,这是张凡用本事换来的。

????骨科会餐,林聪把手术室的姑娘们也请了,一大帮老爷们吃饭略有无聊,最主要的是,张凡和手术室的护士们也算是熟络了。

????青鸟的临海山庄中,张凡被捧为了上宾。短短一年多的时间,张凡从哪个角落里的进修医生,转变成如今的主宾。

????“张凡,你现在还在边疆吗?”

????饭过一半,大家慢慢的开始了各自的交流,这个时候,张凡身边忽然跑来了一个小护士。

????“是啊!呵呵。”张凡一边微笑着说道,下了手术的张凡还是那样的平和。

????“是吗,听说边疆特别漂亮,草原特别大、牛奶特别纯,当初你可答应过,我要是去边疆旅游,你是要接待我的!”

????“呵呵,没问题,多大的事情啊,只要你来,我一定和我女友好好的接待你!”

????“哦,你、好吧,我有时间或许会去看看的。”

????张凡是个好人,忽然间变成了一个路人!

????……

????卢老终是把自己申请脱离临床的报告打了上去,中央还没反应的时候,青鸟主管卫生的领导急匆匆的派人来问候了卢老的身体情况。

????就在卢老等待着上级批示的时候,他接到一个特殊老人的电话。

????……

????东山省,这个地方怎么说呢,经济算是华国前几名的大省,但是,给游人的感觉总是好像欠缺一点什么。

????好似居民收入和这个经济大省不匹配。不像是南方沿海的福省和江浙。

????虽然同样的高楼大厦,但是,南方的两个沿海城市,给人的感觉,总是觉得走在路上的行人都是老板,而东山则没这种感觉。

????东山人豪爽,有一种策马奔腾的英雄气势,当年这个地方也是出了很多很多的为国家流血的先驱。

????“哈哈,老兄弟,听说你要封刀了?怎么,服老了吗?”

????卢老电话中传来一个粗砂的老年男人的声音。就如同是破锣扔在沙堆里的哪种响而不脆,让人心里发毛的声音。

????卢老不自觉的把电话略微拿远了一点,等对方说完后,才放在了耳边。

????“呵呵,是老了啊,干不动了!您身体还可以吧。”

????“嗨,据说长了一个什么疙瘩肿瘤,现在老陈鼓动着老太婆断了我的酒,停了我的烟。

????我现在就如同蹲大狱一样,连点自由都没有了。说我是**,我看他们才是军阀。”

????粗粝的声音传出的却是撒娇的口吻,格外的怪异。

????“到底是怎么回事?”卢老也顾不的对方声音了,把电话放在耳边急切的问道。

????“一句两句的说不清楚,你抽空来看看我把,然后再给老陈和我家的老婆子说说,我都多少岁的人了,还能活多久!真是的,我等你啊!”

????说完,老人深怕卢老反悔似的赶忙的把电话给挂了,估计老头惦念喝酒大于让卢老来瞧病。

????卢老听着电话里的忙音,怔了半天,然后忽然打了一个机灵,忙把电话打给了青鸟一位告老还乡的华医,陈医生,也就是电话里老头埋怨的老陈。

????这个陈医生可不简单,华国文人有个怪癖,皇帝不用我,哪我自己去找饭辙。然后就出来一个不为良相则为良医的谚语。

????作为从古至今的文化大省,出几个名医还是很容易的,而陈医生家里就是祖传的黄岐之家。

????这位陈老一手绝妙的小散手,据说当年上过战场伤了神经睡不着的某位领导,就是靠着人家的这手本事才能安眠。

????随着年纪的增大陈医生也算是告老还乡荣归故里了。老人一手的绝妙散手不说,还更是善于人体的调理,现在虽然不怎么出山瞧病了,但是平时还是给几个老关系调理调理身体的。

????“陈老哥,刚单老哥打电话说身体出问题了?是怎么了。”

????虽然两人一个是西医,一个是华医,但是多年来,两人相互印证着各自的学术,也算是惺惺相惜,所以,卢老说话也很直接,并没有什么顾虑。

????医生与医生说话,很特别,一个医生向另外一个医生打听对方患者的病情,说实话,有些时候还是挺忌讳的。

????“嗨,你不打电话,我也要给你打电话了,单老固执,前一段时间身体老出问题,我当时就觉得他的脉搏悬浮……

????想给他做体检,但是他的哪个倔脾气死活不去,前几天忽然吐血了,这才在疗养院做了一个胃镜!

????你不行今天就来一趟吧,我们两一起劝劝他!”

????“好!”




欢迎大家访问:同文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twxiaoshuo.com/book/90515/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