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什么呢?”陈池风尘仆仆一脸倦容,将抱着的小妹放了下来,拍了拍她的小屁股说,“进去睡觉。”

????沈玲龙笑而不语,没回答陈池这话,而是站起来问:“吃饭了吗?我还给你温了饭菜,现在给你端过来……”

????陈池哪儿会让她这个夜里就睁眼瞎的人去啊?

????当即道:“我自个去,你坐着继续聊。”

????说完利索转身,大步流星的离开。

????锁好门进来的伏忆泉连忙是把蜡烛给了陈池,免得过去摸黑。

????而后伏忆泉抬头问他爹:“爹,你回去不?我给你拿电筒。”

????伏苓看了伏忆泉一眼说:“你自个去睡,大人说话,小孩不要插嘴。”

????这么一听,伏忆泉嘴瞥了一下,当即钻进小孩们的屋里,跟着疯玩去了。

????看着自个儿子进去了,门关上以后,他才是转头又问起沈玲龙:“明天我给你点儿药丸子,你带过去给你那个朋友。”

????沈玲龙一听颇为诧异道:“温月的?她是什么个情况?还得跟我一样吃药丸?”

????“习惯性小产,以前流多了。”伏苓也没遮遮掩掩,直接说了起来,“你俩吃的不一样,你是温养身体的,她那是保胎的。”

????沈玲龙一听,似乎有点儿严重。

????她有些担心的问:“这、这以后生产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伏苓顿了一下,摇头说:“说不准,如果可以的话,快生产的时候,把你奶奶,还有二婶婶送过去陪产,预防个万一也行。”

????伏家上下,一家子都从医。

????女人更是在妇科方面颇有建树。

????沈玲龙相信权威,她听了连连点头说:“成,我回去跟她说说,不过这会不会太麻烦奶奶,和二婶啊?”

????伏苓沉默了片刻,像是有些犹豫说:“玲龙啊,要是可以的话,能不能够让你奶奶和二婶,弄到市里去,我怕这儿以后会出什么变故。”

????“嗯?”沈玲龙听着有些发愣,问,“爹,你是有什么消息了吗?还是说担心之前的事儿?那事儿没了,以后不会出了,放心点儿吧?”

????伏苓摇了摇头说:“不是,我这是怕出问题,以前的友人来了些讯息,不少以前的老朋友,都没了。咱们家男人都不是怕吃苦的,就是怕女人家受不住,出什么事儿。”

????沈玲龙其实想说,不管出什么事儿,她都会想办法的。

????不过看着伏苓并不报这个希望,只想抱住家里的女人,沈玲龙想了一下便说:“成,爹你看什么时候适合?我准备一下。”

????伏苓想了一下说:“翻过年吧,翻过年那边差不多也快生了。”

????沈玲龙自然是一口应下,就算温月他们那边不需要,她也是可以想办法的。

????伏苓估计要说的也就这么多了,后来又给沈玲龙诊脉了,在陈池过来的时候,冷不丁说:“身体不差了,要是还想要孩子的话,可以做这个准备了。”

????陈池脚步一顿,手里夹菜的动作更是僵住了。

????沈玲龙瞥见了说:“这种事儿,还是不了,有点儿心理阴影了,而且都有这么多孩子了,用不着再生。”

????听此,陈池也是立马表态:“还是玲龙的身体为主,之前是没想到,现在都会有个准备的。”

????伏苓听了直点头,且说:“保证大人的身体也是好的,既然如此,你那温养身体的药丸子继续吃,不会有什么坏处,加强身体抵抗能力。”

????两口子听了自是一一应承,一起将伏苓送出去了。

????沈玲龙本来准备送的,毕竟夜黑,路不好走,但是伏苓拿着手电筒说:“我这有电筒,用不着你送,你自个到时候摔着了,还是个麻烦事。”

????沈玲龙:“……”

????这一天天是咋个了,怎么就一个个都讽刺她晚上睁眼瞎啊?

????心里郁闷是一回事儿,沈玲龙也是个能认清现实的人,她不否认自个的毛病,当即道:“成,那您小心点儿,我们就回去了。”

????回答他们的是伏苓的摆手。

????沈玲龙无奈摇头,跟着陈池一块儿回屋了。

????陈池一回去又是将放下的碗筷重新拿了起来,还扒拉着吃,跟几辈子没吃饭了似的。

????“你这么饿?”沈玲龙很是无语,“中午的时候,不是吃过了的吗?”

????陈池道:“跑累了,碰见了以前的战友,一块儿比划了一下。”

????沈玲龙一听,特别惊诧道:“你这跟陈婆子一块儿出去,她不急着抱孙子回来吗?怎么还给你跟人比划的时间啊?”

????陈池笑了一声,声音有点儿粗:“指望人多照看陈余呢,她能说什么?”

????听此沈玲龙也是由不得笑了起来。

????这个陈刘氏,说实话,还真是个能屈能伸的人。

????以前沈玲龙都只见过她张牙舞爪,一副牛气冲天的样子,看起来是真的比较看重陈余那个儿子,不然不会如此低声下气。

????只是,陈余以后,真的能给相等的回报吗?

????这话沈玲龙没有说出来,因为他们心知肚明。

????看着陈池吃饭,实在无趣,沈玲龙打了个哈欠后站了起来,说:“你自个洗碗,我先去睡了。”

????陈池哪儿会阻止。

????他连忙是催促着沈玲龙去睡了。

????这一觉,沈玲龙是想睡到自然醒的,而后想等着赶下午三点的班车。

????毕竟孩子们虽然考完了,放假了,但是陈池得上班啊。

????可时运不济,大清早的就有人过来敲门,嘭嘭嘭的,非常响亮。

????沈玲龙被吵得非常烦躁,猛地坐了起来,发现陈池不再,但院子门依旧被拍着。

????她一想,估摸着是带着孩子们去早练了,这项活动,在家里一直持续着。

????沈玲龙只能够是自己爬了起来,踩着拖鞋去开门。

????她没想到外头拍门得竟然是沈青豆。

????沈青豆那个憨憨男人也在。

????沈玲龙愣了一下问:“三姐?你这大清早的?酱料厂离得开你了?”

????作为酱料厂的总负责人,沈青豆是离不开的。

????在家上现在沈青豆就和她男人一个家,不回去也没啥。

????现在冷不丁过来敲她家的门,让沈玲龙有些莫名其妙,尤其是看着她这么急切的样子。

????“爹病了,要见你最后一面!”沈青豆在沈玲龙莫名其妙的时候,丢了一通雷。

????叫沈玲龙感受了一遭晴天霹雳。

????沈玲龙懵了一下问:“什、什么?”

????沈青豆着急的拽住了她的手,道:“好了,别问这么多了,现在赶紧的跟我走,再不过去就来不及了。”

????因为太过震惊,被沈青豆拉走了十多米,沈玲龙才猛地清醒。

????沈玲龙猛地一顿,挣开了沈青豆的手。

????她深呼吸了几次,终于冷静下来了。

????且问:“这事你得说清楚,我糊里糊涂的还没搞明白,磨刀不误砍柴工,你现在说清楚了,我们踩自行车过去也快。”

????沈青豆长途一口浊气,抿着嘴,瞪了沈玲龙一眼说:“成,你要听是吧?就是二姐,二姐又发疯,跑去看她男人,爹跟着去,为了救疯疯癫癫的二姐,爹给牛顶了,我也是刚接到的电话,让咱们回去见人最后一面,我打电话给前头你留过的号码,一个冷冷淡淡的女人说你回来了,我这才过来找你的。现在我说完了,走不?”

????沈玲龙像看傻子一样道:“你有病啊?这种情况送医院啊?找我,找我见最后一面?疯了吧?先看人能不能救才对啊!”

????说完,刚巧看见陈池带着孩子们慢跑过来了,她当即道:“池哥!能借车不?沈爹那边出事儿了,听说被牛顶了肚子,快没命了。”

????陈池顿了一下,当即道:“你回去换衣服,小车拖拉机都不能进山,我去找岳父,看能不能骑自行车载岳父过去,你慢点带孩子过去!”

????说完转身就跑,完全不给沈玲龙说话的机会。

????叫旁边的沈青豆听得一愣一愣的,等陈池跑远了她才是莫名其妙的问:“什么岳父啊?”

????沈玲龙看了她一眼说:“我亲爹,好了我换一下衣服……二福,二福!你跟着你爹过去,问你姥爷,要什么药不?我去镇上买!”

????说完她回了家,以最快的速度换好衣服,然后翻墙翻进潘正立家,和正在漱口的潘正立迎面对上。

????潘正立吐了漱口水:“你翻我家墙干嘛?”

????沈玲龙顿了一下说:“偷你自行车,你上班不是骑自行车吗?”

????潘正立:“……”

????他很是无语的看了沈玲龙一眼说:“等着,我马上。”

????潘正立正是因为听到了外头的说话,才是急急忙忙起来,看要不要帮忙的,只是没想到沈玲龙已经连门都懒得敲了,直接翻墙。

????听他的话,沈玲龙笑了起来且说:“成,我推自行车出去。”

????说完就去开潘正立家的门了。

????一通忙活下来,沈玲龙刚交代完沈青豆带着她家孩子赶过去,二福就跑过来了,一股脑的报了药名。

????潘正立也出来了,推着自行车说:“行了,你带着其他孩子去,我带着二福去镇上买药,用不着你。”

????实际上也是怕孤男寡女骑自行车,被人误会。

????沈玲龙明白,自然领情道:“谢了。”




欢迎大家访问:同文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twxiaoshuo.com/book/90801/431/